天亮请微笑

有一种西伯利亚迎来春天的感觉,一条比较激动的咸鱼。

“悲伤”过头的喜剧

突然想写点东西


“悲伤”过头的喜剧


套路如下:悲剧? 喜剧 悲剧。


1.卡德加 麦迪文(魔兽世界


卡德加觉得自己再不拉住麦迪文,艾泽拉斯可能会再次迎来威胁。


“你等着,信赖,我一定要找到那个敢于玩弄你老师的家伙,嗝......好好地,算个账.....”


“是是,老师您还是不要这么做比较好,”卡德加一把拉住已经快摔下桌子却依然摆出施法姿势的某位前任守护者,赶紧抄起一边的毛巾给他擦了擦脸,顺便让他闭上嘴,看到对方满脸不乐意的时候他好笑的叹了一口气。


似乎是因为嘴被堵上了,麦迪文老实了,闭着眼睛,毫无抵抗的靠着自己的徒弟任由对方给他揉着太阳穴。...

2018-10-07

【杂料26】梦


阿尔萨斯相关。

1.
巫妖王曾经在梦中停留了很多年,他日复一日的回忆他的过去,回忆起那些曾让他厌恶的,曾让他为之欣喜的。

他平静的看着这一切,或许是因为不再身为人类,他更倾向于用暴力发泄自己的怒火,而不是和过去一样站在谁或者谁的面前,尽全力表达自己的想法,寻求帮助,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他看见自己来到了那座城池。

在很多年以前,就是在这里他目睹了那场惨剧,他很多次为之惊恐的不能入睡,也曾在堕落前自责了很久。

他理解到那只是个圈套,只是为了把他逼疯所做的重要一步而已。

他看见他一步步走向了深渊,那恶魔把那不祥的未来放在远端,而他自己看着那将获得的力量,看着足以把恶魔杀死的力量,就那么远到而来的,全身心投入的走了...

2018-09-19

儿童节的糖


儿童节的话我就嗯........

1.
卡德加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到他老师了。

他还记得上次见面他老师笑的有点奇怪,那个糟糕的家伙用欢快的语气对他说,我要给你准备个惊喜。

然后,他就消失不见了,在卡德加眼皮底下变成了魔法的花束消失了。

本来他以为这个人又要搞什么华而不实的东西,他可受够了那些被他老师变成小玩偶的鱼人,也受够了仿照他智慧之球做的渡鸦精灵之球,当然,他也不喜欢那只会在他写字的时候以他老师声音说出各种评价的羽毛笔,他还以为这个家伙又要给他这样的东西。

然而,那个老家伙消失了,就像是一个冷笑话,他消失了,就没有了。

他不太高兴的用那根会说话的羽毛笔写着信,玩偶鱼人哇啦啦的从他桌子上...

2018-06-01

【瓦狼】幸存

【瓦狼】幸存


拖了有点久就先这样吧orz


1.

你觉得应该怎样才能成为一个被人民敬仰的国王?


如果你拘泥于这个问题,那么你什么国王都当不了。


瓦里安还记得小时候他父亲曾问过他一个问题,那时候一切都很平静,他的父亲一边在处理着桌上的文书,一边看着他在玩着兵人游戏。


在他父亲闷笑着发问的时候,他正在用人类士兵去攻击一只巨魔,而对此他停下来了念了一半的招式名,不解的抬起头看着他父亲。


“你知道怎么成为一个令人敬仰的国王吗?我的儿子,”他的父亲慈爱的又重复了一遍,并招呼他过来坐到他腿上,“来,过来,瓦里安。”


他当时是不太情愿的,可他受到的教育让他还...

2018-04-22

【麦卡】双面诉说

【麦卡】双面诉说

1.
卡德加正在看书。

也许是闲下来的原因,他现在有足够时间整理他乱七八糟的珍藏了,而他也不是过去那个学徒,也喜欢上就把东西随处放,他经常窝在由书堆成的“窝”里,随便靠着什么,时不时召唤魔仆给他拿点食物拿点酒,看得开心了就美美的喝上一口。

喝完后就舒坦的长舒一口气,偶尔会打个酒嗝,他看起来就像是沉溺于休闲时光的二流法师,不务正业,不理政事,就顾着自己乐呵自己的。

但管他呢。

他又一次说服了自己,拇指和食指忍不住互相揉搓着,即使他这么想,但他还是有点放不下。

但管他呢。

他最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瓜。

2.

他老师回来有一阵子了。

刚开始卡德加还抽空回来看看他,即使是再危险的时候都想着这个不辞而别的老家...

2018-04-17

【瓦狼】育儿问题

【瓦狼】


就写段子而已,吃甜点吧。


1.

瓦里安少有坐在庭院里发呆,他靠着一截石柱,庭院里不是很安静,经常会有狮鹫从他脑袋顶上路过,偶尔会飘下来一些羽毛什么的。


身为暴风城国王他本身并不经常有一些空闲,朝廷里的政事总是花费他很多精力,而他也决心做出改变,不再轻易把权力和责任交到其他人手里。


他已经忙得几乎没时间外出打猎,即使有时间,他身后还会拖着一堆士兵,他很不喜欢后面跟着这么多人,他们的存在会惊扰到蛰伏的野兽,而让他一个人也做不到,是他自己定下规矩让军情七部跟踪每一个宫廷...

2018-04-16

【杂料25】群里抽到的那个,就写吧

梗应该是奥蕾莉亚发现卡德加品味变得很好?

1.
“不行,这瓶酒不能这么喝,”卡德加皱着眉按住了图拉扬的手,阻止了他想要把这杯酒一饮而尽的举动,他责备的看着图拉扬,而对方有点被吓着了,这种举动可不像他。

“这酒......得先微微喝上一口,在嘴里过一会儿,慢慢喝,”卡德加拿起了自己那杯,小心翼翼的贴在鼻子边闻了闻,又小口喝了一口,却没有让它立马滑落喉咙,而是像品味一样让它在嘴里里与舌苔充分接触,他花了至少三秒品味这一小口酒,然后他才念念不舍的让它滑入自己的肠胃。

“好吧。”对此图拉扬看了看卡德加,又看了看和刚才相比没有少多少的酒液,勉为其难的笑了笑,暗暗决定下次还是喝啤酒得了,要知道这样喝酒一点都不爽。...

2018-04-07

情人节贺文

好的情人节贺文!

1.【暗黑三 死灵组】

一截指骨

李奥瑞克发现自己少了一点东西。

他的手骨莫名少了一截,虽然对他而言并不算太重要,也丝毫没有痛感,但在他朝无理的家伙挥舞武器的时候总想到它。

也许是因为在战斗的时候不小心被那些野兽给咬掉乐一截,也许是因为他和人争斗的时候又一次被弄的遍体鳞伤,又也许是那截指骨单纯的再也承受不住岁月的侵蚀,就像过去他曾有的生命一样离开了他。

他在这个问题上略微思索了一小会儿,莫名有了一个想法,然后他摇了摇头,丢弃了了它。

不久之后,他突然得到了一个小盒子。

白骨做成的小盒子里面垫着一层红色的丝绸,而在里面他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波动。

那个盒子被他打开,而里面的东西被活人的手所取出,然后...

2018-02-15

【闪博】消失之前

是的,我去开发新区域了。

大概是补了五十几篇肉的后果?唔,好吧主要是想给地球一的威尔斯博士一点善终哈哈哈?


对,猜到了没有?


刀。


【闪博】消散之前


1.

该死的。


威尔斯刻意不看那只朝自己伸出的手,即使他知道这是他目前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但他的理智,他的自尊都在告诫他,他的下场应该是就此死去,就像是他体内死去的那一个一样,毫无尊严的死去,然后被掩埋在泥土之下。


可那只手并没有按照他的心意就此收走,它甚至是违背他意愿的抓住了他的肩膀,拉起了他,他嘴里流出的血这下不仅仅弄脏了他自己的衣服,还让那件昂贵的战衣也被污染了...

2018-02-07

各位告辞,2月见!(坏笑

2018-01-31

【杂料24】嘘

1.

“于是你又一次落选了?”

看着守望者被那神秘的力量给召唤走,吉安娜忍不住用手肘怼了怼卡德加,他们两人都看见了对方临走前给他投来的复杂眼神,要知道守望者对于这种选召并不感兴趣,但她还是挺兴奋,毕竟在那里她可以名正言顺的怼怒风兄弟,还有更强大更危险的恶势力。

而卡德加有些心灰意冷的笑了笑,他在认真考虑为什么那个力量会选择他老师,以及选择守望者的原因,他不止一次被说他会是下一个,但现在就连瓦里安都进了时空枢纽,接下来甚至有种就连安度因都要进去的趋势。

可他就是没有去。

好吧,他并不是对此有多少不满,他还是很高兴瓦里安可以在另一片天地放下责任尽情战斗的,相比现在的局势,时空枢纽的战斗更像是一个放松的地方,...

2018-01-31

【杂料23】囚徒

突然get到一种情绪,就那什么一下。

一方面死亡预警。

1.
他有一个朋友。

不,应该说不上是朋友,如果不是那天的聊天很是融洽的话,他也许完全不会想起来再回到那里,但每次他回去的时候,那个家伙都在。

他逐渐习惯了在那张椅子上找到他,有的时候他正在看书,有的时候正在吃饭,还有的时候正在做研究。

这个家伙看起来生活充实,并不像他,他并不知道自己具体要做什么,也没什么明确的目标,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嫉妒对方那毫不迷惘的样子,每次看到他这样,他都会思考如果是他也这样,或许他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可他至今没有完整看完对方进行完一场研究,也没有和这个家伙说上什么话,这个家伙就像是一只奇怪的八音盒,每次打开就会看见他那熟悉的举...

2018-01-23

【杂料22】尝试性写点啥(某种意义上的试阅)

唔,今年的计划是写一个au,关于某个酒吧的,写长一点大概有个几章。


唔,目前只是说一声而已,考驾照没考过于是心态有点崩,但管他呢,开不了车也要自己乐呵一下。


脱衣舞酒吧设定。


1.

卡德加的au设定。


卡德加才加入这个酒吧没几天,他还是不习惯应付各式各样的女性对他投来探究的眼神,他不知道怎么合理又礼貌的应对自己的客人,并且在安全距离内保护自己的贞操,又不会让他在这座酒吧里看起来格格不入。


远处的莱恩正一边弹着琴,一边对着正在跳钢管舞的洛萨吹着口哨,洛萨已经把外套全脱了,而他的裤子搭扣也已经解开,卡德加知道马上会发生...

2018-01-22

【杂料21】卡德加的外套

 看到某位的au设定,嗯,很是开心,但目前应该写不了au,就适当写点差不多的东西。


1.

卡德加又忘记拿自己的外套。


他昨天带着它,参加了一场紧急会议,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不会暴露自己并不是游刃有余,尤其是有点怕冷的事实,他把布甲之下的自己同样塑造的强大而且坚韧,用俏皮的话语表达自己的关心,担忧,也许还有点真实的感受。


但他现在已经习惯在会议上带上各式各样让自己舒服的玩意,暖炉,烟斗,如果不是因为有点羞耻,他还想带上自己的睡帽,这样他就可以在这漫长又无趣的会议结束之后,立马回到家里,回到自己那张已经不那么窄的床上,享...

2018-01-21

【杂料20】仇敌


巫妖王*凯尔萨斯

1.
那道暗影一直跟随着他。

它在他身后步步紧逼,嘲笑他,指责他,甚至想要摧毁他。

凯尔萨斯并不清楚是什么导致这个人类王子堕入此等境地,明明他拥有了他曾企及的某些,而更可笑的是居然堕落的如此彻底,从正义的王子沦为他最不齿的秽恶。

那些暗影跟着他前进,不急于吞噬他,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即使他并不在场,可他还是从银月城的幸存者中得知了他对他的子民们都做了什么。

看不见的触须,如同雾气一般的低语荡漾在他的脑子里,他试图回想这一切源头的外貌,却意外的发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明明前不久他才近距离的观看了那场战斗,看着虽然没有死去,但已经重伤的死亡骑士一步步的登上了巅峰,看着他即使看起来凄惨无比,可...

2018-01-13
1 / 10

© 天亮请微笑 | Powered by LOFTER